马上把人交出来到底是谁

- 编辑:admin -

马上把人交出来到底是谁

 
    上六章提要:...的支持,若是没有坐上巨头的宝座,虽然也能够得到巨头的支持,但支持的力度却不会太大。 这里的支持可不是投票权的支持,而是在生意方面的支持…… 当然,你可以提出申请,这只是第一步,接下来第二步就是你能够拿出多大的利益来给大家分配,毕竟,人家捧你做巨头,你不给点好处怎么行? 说白了,你想要得到好处,就必须先付出好处…… 现在,上面坐着九大巨头,除了政治领域和军事领域的四位巨头外,经济上就只有地产大亨司徒南和娱乐大亨刘钰可以安坐巨头之位了,其他的人,都有可能移位可能,特别是郎海......
 
    上七章提要:... 这是哪儿来的暴发户?还是说哪个世家的子弟?怎么这般没有家教? 带根拇指粗的金项链又怎么了?难道说这就证明你很有钱么? 嚣张,低俗…… “真高啊……”男子似乎就压根没有看到周围人诧异的目光,狠狠的吐了一把口水,更是暗骂了一句…… 粗鲁……周围的人群立马又在心里诽谤了一句,但却没有人上前跟他说什么,和这样的人说话,凭白的丢掉了身份…… 只是这些人都很好奇,这家伙到底是谁啊…… 这个时候,后面的另一扇车门开了,一名长得极其帅气的男子走了下来,白色的休闲衬衫,淡......
 
    上八章提要:...没事,就是玩玩,我们正在这边拍电影,一群混混过来勒索,现在来了一群警察,不抓这群混混,反而直接要将我们扣押,我怀疑他们收受了贿赂,你能不能派个人过来?好,好,我等你……”叶潇淡淡的打完了电话,一副看好戏的样子,却并没有移步的意思…… 听到叶潇的话语,王队长一愣,难道这小子还有什么后台不成?...
 
    上九章提要:......
 
    上十章提要:...怎么办?虽说两人的亲密无间的朋友,但不知道为什么,与叶潇的关系,花月妩还是不愿意公开,至少不愿意亲口告诉依古韵,至于依古韵知道多少,那可是她的事情,只要自己不承认,她就只能够猜测不是? “想……” “我也想你……” “古韵,该吃早餐了……”叶潇根本没有在意依古韵那别样的眼神,将早餐端到了饭桌上,微笑着说道。【全文字阅读.】 “嗯……月妩呢,她不吃么?”依古韵说着还朝厨房的方向看了看,迟迟不见花月妩出来…… “她马上就出来了,先吃饭吧……”叶潇微微笑道,依旧不去看依......
 
    下一章预览:...浮现出了淡淡的笑容,几个月的特训,果然没有白费,这样的战斗力,就算是和真正的军人相遇,也是有一站之力的。 毕竟,这些日子对他们的训练,可比一般的军人还要艰苦。 此刻,熊支书刚刚将自己的儿子送往医院回到家里,原本以为熊洋等人肯定已经将那几个不长眼的城里娃娃带回来了,可是还没有坐稳,自己的助手阿福已经风风火火的跑来进来。 “书记不好了,书记不好了……”阿福一脸的慌张样子。 “老子好着呢……”熊书记今天是憋了一肚子火,这阿福怎么说话的呢…… “书记,大事不好啦……”阿福......
 
    下二章预览:...证据。 “哼,这些年,官场的风气是越来越糜烂了,叶潇,这一次一定不要放过他……”吕新是军人出生,虽然不免受了一些风气的影响,但骨子里还是比较正派的,一想到贾似道竟然连自己的侄女都不放过,他的心里就充满了厌恶。 “放心吧,吕叔,这次他绝对逃不掉的……”叶潇微微一笑,眼中却是杀机绽放。 “嗯,对了,那个贾正阳你真的不打算起诉他?这混蛋干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,要是真的就这么放了他,岂不是太便宜他了吗?”吕新点了点头,又忽然开口问道。 昨日,为了让贾正阳配合,叶潇亲自作出承诺......
 
    下三章预览:...很喜欢,只是宝儿,这护身符对你那么重要,我……”叶潇连连摇头,想要说些什么,可是话还没有说完,已经被伊宝儿打断。 “它再重要,也没有哥哥你重要啊……”一句话就说得叶潇哑口无言,心中感动不已…… 再想到下午她所说的话,心里忽然涌起了一股莫名的冲动,不管以后发生什么,他都绝对不让她受到半点委屈。 本能的伸出双手,一把将伊宝儿搂在了怀中…… “叶潇哥哥,你要占我便宜就明说嘛,抱人家抱得那么紧……”谁料到伊宝儿的心里好似明镜一样,直接在叶潇的耳边说着,说的叶潇脸色大囧,赶紧将双......
 
    下四章预览:...事了。 王阳多少能够猜到一些徐遗风的身份,他有着足够的财力和实力帮助自己,根本不需要再通过其他巨头。 但他唯一担心的就是徐遗风会不会过河拆桥,没见这些人对他的恭敬之色么?在他们的心里,最敬畏的还是这个人,可不是自己…… 不过思量了一会儿,王阳就做出了决定,不管徐遗风的目的是什么,这对自己来说都绝对是一个机会,一个翻身的机会。 性格高傲的他可不愿意一辈子就这么默默无闻的活下去,他失去的东西,一定要想办法夺回来…… “不用了,我回来的消息还是暂时不要让他们知道的好……......
 
    下五章预览:...生脸上挂着微笑,又邀请两人朝窗边走去。 虽说这是一次宴会,可是实际上只是一个聚会,主要就是给众人提供一个相互交流沟通的场所,自然不会去包厢了,大伙都在大厅,你去包厢做什么?难道证明你身份独特,即便是一些谈生意的,也往往找个角落,反正不是正式签合同,没必要搞得神神秘秘。 这样还能够结交自己想要结交的各种人物。 叶潇和花月妩对视一眼,随着辰生来到了窗口的位置上…… “叶先生,花总,这是我秘书艾琳娜,艾琳娜,这花总的男朋友叶先生……”辰生笑呵呵的给几人介绍道。 秘书?叶......
 
    下六章预览:......
 
    下七章预览:...官家的上市公司龙腾公司更是连连受创,股市不断下滑,若是再没有强大的援助力,上官家很可能面临破产的危险…… 没有人知道这一只神秘的大手来自哪里,这一股力量是如此的巨大,即便是上官无道这样的天才,也难以扭转乾坤,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上官家族的产业不断的缩水濒临破产……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,恒天集团又爆出了一条震惊整个静海是,甚至整个华夏国的重磅炸弹。 恒天集团董事长徐遗风先生主动退出恒天集团董事会,由依古韵小姐担任恒天集团董事长一职,而徐遗风的那一部分股权也全部转让到了依古韵名下,不......
 
    下八章预览:...来,今天的确是洛凌迟出殡的日子,不管对方怎么看待他们,总是要去送他一程。 别人或许会怀疑什么,但他们知道,叶潇和洛凌迟之间是真正的兄弟。 “不用,就你们和我一起去就可以了……”叶潇依旧是淡淡的说着,而他的身影已经走出了房间。 叶玉白和萧南对望了一眼,眼中皆是充满了惊愣,如今涂翔可是控制着半个寒天会,而且寒天会的那些兄弟一个个对他们是愤怒的很,这个时候跑去他们的主场,万一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办?...
 
    下九章预览:......
 
    下十章预览:...上,嘴里叼着一根古巴雪茄,很是惬意的抽着,在他的对面,还坐着一名身穿长袍的男子,同样惬意的坐在沙发上,只不过嘴里没有叼着香烟,而是举着一杯高脚酒杯,轻轻的摇晃着,然后一口将杯中的红酒喝完…… “又被你猜对了,他果然去了无垢山庄……”狠狠的吐了一口烟圈,墨镜男语气阴沉的说道。【.】 “呵呵,去哪儿都是一样,他死定了……”长袍男子淡淡的说着,脸上充满了自信。 “你安排的人真的能够杀死他?”墨镜男显然不太相信长袍男的话,叶潇可不是一般的人,那可绝对称得上单挑静海第一的人物,他的战斗......
 
    本章提要    “老叶,听说你家来了一个不得了的亲戚?”一群人很快围了上来,其中一名长满横肉的家伙走上前来,大声吼道。【最新章节阅读.】
 
    熊支书没有跟过来,怎么说他也是一名干部,要是公然的参与这种斗殴事件,追究起来也不好,再说了,他儿子还被人拍碎了脑袋呢,现在他不亲自将其送去医院怎放心?
 
    而这个家伙名叫熊洋,是熊支书的一个侄儿,平日里无所事事,和熊旺财混在一起,整日欺压村民,乃是熊家坝一等一的恶人,而他身后的这些人也都是熊家的人,平日里都在家务农,不过只要熊支书一招呼,他们立马会变成熊支书最忠诚的走狗。
 
    “熊哥,你误会了,刚才就是一场误会……”一看到这架势,叶鸿伟脸色就变了,这么多人来,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,但他还是第一时间冲了上去,点头哈腰想要为熊洋解释。
 
    可是话还没有说完,就直接被熊洋打断。
 
    “误会?我误会你的头,熊哥都被打破头了,还误会,马上把人交出来,到底是谁……”熊洋一把推开叶鸿伟,盯着叶潇等人吼道。
 
    “是我打的……”看到叶鸿伟在这种情况下还要为自己等人出头,叶潇心里对他的好感又多了一分,也不想为难他,直接走上前去。
 
    看到叶潇走出来,熊洋脸上愣了愣,这家伙还真敢承认啊。
 
    “小子,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?”不过他还是满脸不屑的望着叶潇,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,似乎在这里,他就是爷,其他的人都是孙子。
 
    “熊家坝……”叶潇淡淡说道,这样的跳梁小丑,他还真的没有放在眼里。
 
    “那你还敢和我们熊家的人抢女人?你找死不成?老子给你一次机会,跪下来给老子磕三个响头,然后再跟我回去和熊支书认个错,然后再赔偿一点医药费,这事就这么结了……”熊洋冷笑了一声。
 
    在他想来,这些人既然是城里来的,那么一定很有钱,或许还能够从他们的身上敲诈个几万块钱,听说城里的孩子零花钱每个月都是一两万,敲诈个几万应该不算什么吧?
 
    “跟你跪下?道歉?”叶潇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惊讶的事情一样,满脸惊讶的望着熊洋。
 
    不要说他,即便是王锦辰等人也是一脸惊讶的望着不知所谓的熊洋,这家伙好大的胆子,竟然敢叫龙耀会会长,静海市南城教父,星耀会议十二巨头之一的叶潇给他下跪?这……这不就是让一个皇帝给一个乞丐下跪那么可笑么?
 
    而一旁的叶鸿伟则是一脸为难的望着叶潇,虽说叶潇出手在先,可是怎么说也是因为自己家的事情,现在因为这些事情将他们牵连了起来,绝对不是他愿意看到的。
 
    若是可以,他宁愿代替叶潇跪下来……
 
    “不错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