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是静海市的官员权力可是很大的不要说熊家坝

嗯,快了……”叶潇点了点头,直接坐在了叶鸿伟的身边。
 
    王锦辰等人立马放下心来,说实话,若是只有他们几个人,要面对整个熊家坝的话也会心虚,但连叶玉白他们都来了,这就完全没有什么好担心的。
 
    听到两人的对话,叶鸿伟一阵狐疑,到了?什么到了?难道后面还有人吗?
 
    难道是哪位大人物要来?不然他们怎么会如此笃定?
 
    这个时候,那间简陋的棚子中,叶母一边淘米,一边开口问道:“冰琳,那真的是你男朋友?”
 
    “妈,你说什么呢,他是表哥的朋友,这一次听说了我的事情,一定要过来帮我们家,刚才说的那些也是气熊支书的话……”叶冰琳脸蛋一红。
 
    要是真的能够成为他的女朋友就好了……
 
    “你表哥的同学?那也最多二十岁啊,他怎么能够帮忙?”叶母微微松了一口气,说实话,她最初还真担心自己的女儿离家之后发生什么意外,她可是只有十六岁啊。
 
    当刚才听到叶潇说是她男朋友的时候,她的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这才几天的时间,自己的女儿就带回来了一个男朋友?
 
    他们不会已经发生了什么吧?
 
    虽说对自己的女儿她是充满了信心,可是她也听说那些大都市的男孩子特别坏,不要说二十岁,就是那些十五六岁的少男少女都可能做那种羞人的事情。
 
    要是他执意要对自己的女儿做点什么,自己的女儿怎能反抗?
 
    现在听到自己的女儿这么说,总算放下心来,不过放心的同时,竟然有些惋惜,若是自己的女儿真的跟他好了也不错啊……
 
    “我也不知道,不过他很有本事的,我在静海市遇到了一个坏人,就是他帮忙解决的,连那些警察都很怕他呢……”叶冰琳摇了摇头,她也只认识叶潇几天,怎么可能知道叶潇是做什么的……
 
    “啊?连警察都怕他?”叶母一愣,难道真的是某个大官的公子哥?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,也许还真的能够帮助自己一家。
 
    虽说熊家坝是安阳省的,不属于静海市管,但是静海市的官员权力可是很大的,不要说熊家坝,就是昊阳县,甚至南云市的那些政府官员都怕静海市的人。
 
    毕竟人家可是直辖市,又是全国经济最繁华的地方,哪里是这些小地方能够比拟的……
 
    不过叶母又担心起来,就算叶潇真的是某个大官的公子,可这里毕竟是熊家坝啊,离静海市那么远,这里的官员可不认识他,万一熊支书根本不鸟他,那可怎么办?
 
    其实不仅是叶母心里担忧,叶冰琳心里同样担忧,叶家再厉害,那也是在静海市,这里可是熊家坝,这里是熊家的地盘,他一个人怎么能够帮助自己?
 
    就在叶母还想要问些什么的时候,外面响起了嘈杂的声音,叶母和叶冰琳同时朝声音的方向望去,就看到一大群人朝自己家里涌了过来,一看这架势,起码有上百人,两女的脸色同时变了。
 
    来了,他们竟然真的叫人来了,而且还来了这么多人,怎么办?怎么办?
 
    不仅是叶冰琳母女看到了这群人,坐在天坝中的叶潇等人更是早就看到了这一群人,叶鸿伟的脸色立马变得苍白一片,看这架势,熊支书是不打算就此罢休的。
 
    可是现在就算是想逃也逃不了啊……
 
    倒是叶潇,看了看时间,离自己打电话的时候已经过去十多分钟了,叶玉白他们也该到天回镇了,从镇上到这里步行要二十多分钟,骑摩托车的话应该只需要几分钟的时间,完全来得及……
 
    “叔,别担心,不会有事的……”看到叶鸿伟一脸紧张的样子,叶潇出言安慰道。